首页 影视与旅行 正文

华人女导演赵婷历史性斩获2021奥斯卡最佳导演奖

华人导演赵婷(Chloe Zhao)夺得2021年奥斯卡电影像奖(The Academy Awards)最佳导演奖,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亚裔女性。

她执导的作品《游牧人生》(Nomadland,《浪迹天地》/《无依之地》)亦同时夺得最佳电影。

在中国出生,曾在英国接受教育,之后在美国发展的她,在2021年颁奖季接连创造历史——此前她已经获得本年度金球奖(Golden Globes)最佳导演。

她同时也是奥斯卡史上第一个华人女性和第二个女性最佳导演。

奥斯卡历来首次有两名女性导演获最佳导演提名——另一位是《花漾女子》(Promising Young Woman)导演埃默拉尔德·芬内尔(Emerald Fennell,艾美露·芬奈尔)。

在她们之前的92年里,总共只有5位女性曾获提名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并只有一人最终得奖。


“坚守内心的善”

赵婷(右)在《浪迹天地》片场与主演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说戏图像来源,SEARCHLIGHT

自《拆弹部队》(Hurt Locker)的凯瑟琳·毕格罗(Kathryn Bigelow)成为奥斯卡史上第一位夺得最佳导演的女性之后,相隔了11年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才再度将这座小金人颁给了一位女性。

39岁的赵婷被认为是近年冒起的最有才华、风格最鲜明的新锐导演之一。

在美国时间周日(4月25日)晚上的颁奖礼现场,赵婷在得奖致辞时说:“我最近总在想,当事情变得艰难的时候,我是怎样坚持下去的。我想这要回溯到我小时候学到的东西。”

“我在中国长大的时候,我爸爸曾经跟我玩这个游戏。我们会记中国的古诗词,我们还会一起背诵,一个人说一句,再由另一个接。”

“我非常记得的一部是叫《三字经》。它的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这六个字对小时候的我影响是那么大,直到今天,我仍然真心相信它。”

“哪怕有时候好像现实是相反的,我去到世界任何地方,也总是能够在我遇见的人当中找到善。”

“所以这个奖是给有信念和勇气坚持自己内心的善,并且无论在如何艰难的时候仍然坚守着彼此善心的每一个人。”

“这是给你们,是你们启迪我坚持下去。”


其他重要奖项

韩国演员尹汝贞则凭《梦想之地》(Minari,《浓情家园》)夺得最佳女配角,成为奥斯卡史上首位获得表演奖的韩国电影人

最佳男主角大热门、已故的查德维克·博斯曼(Chadwick Boseman,查域克·保斯曼)未能最终得奖,影帝殊荣由安东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安东尼·鹤坚斯)夺得

《游牧人生》女主角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法兰丝·麦杜曼)夺得最佳女主角,这是她第三度奥斯卡登上奥斯卡影后宝座

最佳男配角由《犹大与黑弥赛亚》(Judas and the Black Messiah,《耶稣是我同伙》)的演员丹尼尔·卡卢亚(Daniel Kaluuya)夺得

曾国祥执导、入围最佳国际电影的华语电影《少年的你》,以及记录香港示威、入围最佳纪录短片的《不割席》(Do Not Split)均未能获奖


中国的骄傲和争议

赵婷出生于中国北京,中学时代赴英国入读寄宿学校,之后旅居美国,先后取得政治学学士和纽约大学电影学士学位。

她的父亲是北京首都钢铁公司前总经理赵玉吉,继母是中国著名演员宋丹丹。

关于赵婷的国籍,媒体和舆论有不同的说法,有些称她是美籍华裔,亦有报道指她是中国导演。

赵婷在今年2月夺得金球奖最佳导演时,中国官方媒体称她是“中国的骄傲”。

但是这种看法在她2013年的一次采访被再度曝光之后,似乎有了争议。赵婷在那次采访当中说,在她成长的地方,她发现“到处都是谎言”。

“我年少时接收到的信息很多都不是真的,于是我对家庭和我的背景变得非常叛逆,”她说。

有报道指,中国当局在社交媒体上对有关《游牧人生》的宣传和报道进行了审查,甚至对于电影是否能在中国上映存疑。

赵婷在纽约读书时结识了她的男友、电影摄影师约书亚·詹姆斯·里查兹(Joshua James Richards)图像来源,EPA

周日的奥斯卡颁奖礼,在赵婷作为华人导演创造历史的一天,中国媒体却没有对此进行报道,香港亦52年来首次不直播奥斯卡颁奖礼。

在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上,“#赵婷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话题标签被屏蔽。

当局甚至对这一消息采取了封禁措施。在微博上,“赵婷”、“无依之地”和“奥斯卡”等似乎都成为了敏感词,相关网络帖子被大面积移除。

在周一(4月26日)下午的中国外交部记者会上,当有记者问及有关赵婷及其电影是否遭遇审查时,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你提到的不是一个外交问题。”


留学走上从影之路

1990年代中期,当时14岁的赵婷就是带着这种叛逆和幻灭去往英格兰布莱顿上学,当时她说不了几句英语。

“我最记得的一点是,她喜欢挑战,是好的那种,”寄宿学校布莱顿学院(Brighton College)的一名前教师阿莉森·维瑟斯(Alison Withers)接受BBC访问时说。

“她来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国家,不一样的文化,总是在问我们为什么做这个做那个,而且总是愿意加入。她肯定是非常聪明的,英文学起来超快。”

赵婷自己对于在布莱顿海滩的日子,则是记得是“非常情感高涨”,“很多少年的烦恼,但那些年是很有创造力,”她曾向一份报纸表示。

布莱顿之后,她去了美国,先是在马萨诸塞州修读政治学,之后在2010年搬到了纽约,入读纽约大学帝势艺术学院(Tisch School of the Arts)的电影学士学位,当时学院的艺术总监是大导演斯派克·李(Spike Lee)。

那是赵婷生命的一个转折点。她开始拍摄自己的第一部长片《哥哥教我唱的歌》(Songs My Brothers Taught Me),一个慢热却幽远的故事。在美国南达科他州原住民地区拍摄,用的是非职业演员。

赵婷与布雷迪和蒂姆·詹德罗(Tim Jandreau)在2017年电影《再生骑士》(The Rider)片场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在纽约大学时,她找到自己职业和生活上的最佳伙伴——她的同学约书亚·詹姆斯·里查兹(Joshua James Richard)在赵婷目前的三部长片作品里都担任了摄影师。

里查兹自己也凭《游牧人生》在奥斯卡获提名最佳摄影,不过未能最终获奖。

在拍摄《哥哥教我唱的歌》时,赵婷认识了一个名叫布雷迪·詹德罗(Brady Jandreau)的牧人马术骑士,并决定以他为核心构思她的下一部电影。

2017年上映的《再生骑士》(赵婷的父亲亦是制片人之一)跟踪记录一个叫布雷迪的年轻骑士,在一场严重的意外受伤之后如何适应生活的故事,影射的就是布雷迪自己的故事。


“我总感觉像一个局外人”

《再生骑士》在那一年被美国国家影评人协会(US National Society of Film Critics)和BBC第四电台的电影节目评为最佳电影。

《再生骑士》让赵婷和里查兹的标志性风格成形——在虚构的背景中以非职业演员塑造充满热情和动人的个人故事,并常常以金色阳光下的空旷大空间为画面背景。

赵婷最近向《电讯报》(The Telegraph)提到那些吸引她的故事。“我的人生里无论去到哪里,我总感觉像个局外人,”她说,“所以我很自然地被那些生活在边缘而不是过主流生活的人吸引。”

她关注起2017年一部由杰西卡·布鲁德(Jessica Bruder)撰写的非虚构小说《游牧人生:生存于二十一世纪的美国》(Nomadland: Surviving America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当中那些以小货车为家,他们过着无法预知、但是常常自由地生活在路上的候鸟式生活。

赵婷最终认识了很多书中的人,并将其中一些召进剧组,扮演他们某个版本的自己,和饰演虚构的主人公弗兰(Fran)的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一起,塑造了电影版的《游牧人生》。

电影自去年9月连夺多伦多和威尼斯电影节最高荣誉之后,就成为了奥斯卡的大热。

电影也引来过一些争议。有些人批评赵婷对于布鲁德书中记录的亚马逊(Amazon)仓库工作环境的问题轻描淡写。

赵婷在《游牧人生》剧组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不过,这没有左右赵婷迅速成为好莱坞最当红导演的步伐。

她已经进军票房大片的领域。她将会在《永恒族》当中展现她的视角。

她作为漫威电影宇宙(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的粉丝已经有十年。“我对外说我想拍一部漫威电影,然后这个好项目就来了,”她说。

《永恒族》预计在11月推出。在那之后,据报道赵婷将会拍一部“未来主义、科幻西部”版的“吸血鬼德古拉”(Dracula)。

她曾表示,在电影当中建构一个丰富而具有说服力的世界是她最喜欢做的事,无论那个世界是一个牛仔骑士还是漫画英雄。

谈到她的漫威电影时,她向《综艺》(Variety)杂志表示,她计划“对它做一些加工,但是仍然忠于它的精髓”。

“我觉得这很令人兴奋。它和我走进一个牛仔骑士的世界没什么两样。”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

「 读钥 」很有逼格
微信公众号里等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