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吐槽与社会 正文

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我们注意到,微信公众号上《发哨子的人》一文被删之后,又被恢复。我们觉得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对此现象,环球时报3月11日23点14分发文《今天网上出现“发哨人”被删文章的各种版本,胡锡进这样看》。该文分析这了这种现象

胡锡进认为,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表达不满情绪的一种“网上行为艺术”。体制的相关设计要给社会必然存在的一些不满情绪留出必要的释放出口和空间,而不要让一切都处于刚性的管理之下。这会有助于我们社会的整体和谐。

新闻的生命力就在于真实。《人物》发布的报道,来自记者的采访。采访如实讲述有关情况,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们看到,《发哨子的人》是《人物》3月刊封面《武汉医生》的第二篇报道,作者是龚菁琦。

看了这篇报道,我们至少可以了解到,此前媒体所说的李文亮等8名医生所转发信息的来源。现在我们知道了“发哨子”和“吹哨子”之间的关联,而且对“发哨子”和“吹哨子”有了更多的了解。

“发哨子的人”艾芬是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医生。她当时发哨子的行动真的很了不起。读了《人物》发布的《发哨子的人》一文,我们了解到具体发哨子的过程,也对吹哨人有了更深的理解,对预警有了更深的认知。

《发哨子的人》一文报道称,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

《发哨子的人》一文称,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此前有报道称,「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说她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任何信息的价值也在于真实。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发哨子的人和吹哨子的人帮助我们提高安全意识。有了他们,我们就可以早点感知预警,早点提高警惕,增强安全意识,早点做好防护工作,减少损失……


「 读钥 」很有逼格
微信公众号里等你 ~